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 > 小说库 > 穿越 > 荣华谱

更新时间:2019-09-21 11:12:12

荣华谱 环亚娱乐ag88旗|平台

荣华谱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独与卿欢分类:穿越主角:荣宝儿袁敏行

完整版小说《荣华谱》是独与卿欢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穿越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荣宝儿袁敏行,内容主要讲述:作为穿越成为弃妇的现代灵魂,自然不可能轻易就自我放弃!费了不少心思重新来过,虽然适应古代生活并不容易,但是面对挟恩不图报,却步步为她筹谋打算的精英花美男,如何能够翻身农奴把歌唱,跨越再醮女这个身份的大鸿沟,正经的十里红妆嫁过去才是最大的挑战哪!好在,非亲魂爹娘是开挂般的神助攻!就此开始荡漾之旅吧,骚年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……”已是戌末亥初时分,却有婉转甜美的女声,如珠落玉盘,乘着残冬夜晚寒意犹浓的北风,自平谷知县府内西北角上,偏僻破败的小院传出。越过高逾一丈的院墙,如丝般舒缓缠绕着,渐渐飘远。女声唱到高音之处,因为中气不足,气息难继,使得尾音微微颤抖起来。在缥缈的夜风中,越发显得这女声缠绵悱恻,哀婉非常。

知县府内宅正院,东屋里南窗下,挂着大红熟绢幔帐的炕上,平谷知县刘禄刘大人的母亲,刘老夫人睡得正酣。在炕梢陪侍着老夫人的,是刘大人爱若珍宝的姨娘红沙。

红沙姨娘本就被鼾声臭气,扰得烦躁异常,辗转反侧许久还难以入眠。待听见这随风而至,忽隐忽现,飘忽不定的女声,更是心绪焦躁,干脆翻身坐起。满面厌恶地,瞥了眼睡梦中还在不停磨牙,放屁,打呼噜的刘老太太,不屑地轻轻的呸了一声,拉起压在被子上的桃红缎子面小袄披在身上,悄悄地下了床。也不着裤系裙,只趿拉着莲花纹葱绿缎子面,白绫里绣鞋,蹑手蹑脚地走出东里间,到了外间屋里。也不点灯,就着从贴着棉纸的窗户透过来的朦胧月光,摸到了万字炕沿边上,一**坐了下去。

在外间屋子陪侍的丫鬟翠衣,立刻就从睡梦中惊醒。利落地翻身下炕,让只穿着绣并蒂荷花的粉红缎子亵衣裤,披着同色小袄的红沙姨娘,上炕坐进被窝里。然后摸索着找到火石火镰,点起了一盏油灯,移到了万字炕上的小炕桌上,才又去暖窠里取了茶杯茶壶,倒了杯温热的水,递到了她手里。

“姨娘怎么睡不着么?是在担心老爷吧?”翠衣坐到炕沿上,声音里还带着睡意犹浓的沙哑,一边关切的询问,一边伸手替红沙姨娘拢好小袄,又把毛青布被面,细棉布里的棉被给掩好,免得进了冷风。

“嗯。”低低的应了声,红沙姨娘手里握着茶杯,眼睛却一直打量着翠衣,见她虽然解了裙子,除了簪环,但是身上绣着月白兰草纹的细布袄裤却未脱,头上发髻未解,就像当初小姐……呸,那个被娘家和夫家共同厌弃,已经疯疯癫癫的荣氏,还配被她红沙尊称为小姐么?连老爷都说过只叫她荣氏便罢了。

如今翠衣行事风格,依然像当初荣氏还未于归之前,她在凤翔侯府中,给荣氏上夜的时候一般......红沙还记得当初她刚刚入府当差的时候,翠衣已经是荣氏身边得用的大丫鬟。在教导她们这些小丫头的时候曾经说过:做奴婢,就是要处处想得周全,为伺候好主子而尽心尽力!

侍候主子就要尽心,方是做奴才的本分。比如,冬日上夜,主子有召唤,就一定要马上赶到主子跟前服侍,没有让主子等着的理儿!所以必然不敢宽衣解带舒服的睡死了......等等等等。那时候红沙年纪还小,原以为她这个奴才生的家生子儿,一辈子也脱不去头上的那个奴字。没想到,今时今日,她自己竟然是这顺天府下辖,平谷县县太爷府上的主子了!想到这里,红沙心里飘飘然,不免得意起来。

突然一阵强风吹过,将哀婉的女声分外清晰的送了过来:“见玉兔,玉兔又早东升!那冰轮离海岛,乾坤分外明。”

“这大半夜的,鬼叫个什么劲?以前也没见她多么爱听戏,倒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副好嗓子。生在侯府上倒是委屈了她,不得抛头露面,当不得红角!”这缠绵悱恻的贵妃醉酒听在红沙耳中,却格外的刺耳。忍不住嗤笑了一声,想她红沙论性情,品貌,哪一点不如荣氏?就因为托生在了奴才秧子的肚子里,她就只能给人做妾,荣氏虽然无宠,却还是压在她头上的正妻!突然涌上心头的愤恨不甘,让她原本清秀妩媚的脸庞,变得扭曲狰狞起来。

就在红沙大放厥词的时候,隐在灯光暗影中的翠衣,眯了眯眼睛,原本带着微笑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,垂在身侧的双手也紧握成了拳。可是红沙对翠衣的变化丝毫没有察觉,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到炕桌上,颐指气使的吩咐翠衣:“你去,让她不要再唱了!好不容易才让老夫人吃过安神汤睡下了,若是让她给吵醒了,她就等着,接下来三天禁食消消火气吧!。”

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翠衣暗暗深吸口气,再抬头时,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。“姨娘也早些歇了吧。老爷去各乡巡视才走了这么几天,您这下巴就尖了,眼下也泛青了。老爷有来旺叔和来旺婶子跟着服侍,断不会有什么不妥当。左右不过这一两日老爷就回来了。老爷要是知道姨娘这么惦念着他,担心得连觉都睡不安稳,还不知道该有多心疼呢!”翠衣转身拿起炕边上,叠得整整齐齐的水红绢子裙系好,一边系着青绢对襟褂子上的桃花盘扣,一边语带笑意的说道。

“你这丫头,倒是打趣起我来了。这么牙尖嘴利的,赶明儿我给你找个厉害婆婆,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淘气!”红沙面上微微泛起红晕,笑骂道。

“姨娘,您也知道翠衣一向实诚,总是爱说实话。姨娘大人有大量,饶了翠衣这回吧!”翠衣嘻嘻笑着坐到炕沿上,拉着红沙姨娘的手,摇晃起来。

“行啦,快点去吧,也好早点回来休息!”红沙笑着拍了拍翠衣的手,“去吧!再磨蹭会子,天都亮了。”又冲着暖阁努努嘴,“那位又是个矫情多事儿的,你若今儿晚上休息不好,仔细她明天又支使得你一整日的围着她转,平白的又不得安生。还是早去早回吧!”

“是,还是姨娘知道心疼奴婢,奴婢一定速去速回!姨娘也赶紧歇着吧,这些天姨娘也够辛苦的!”翠衣给红沙拢了拢鬓角垂下的散乱头发,笑着起身,拉开门闩,走了出去。

虽然才初七,可是天上的月亮却出奇的明亮。月光照到青砖地面上,欺霜赛雪。翠衣径直走到位于院门边上,守门婆子值夜的倒座房的房门前,也不进去,只曲起食指和中指,轻轻敲了敲门板,发出了清脆的笃笃声响。过了好一会儿,方才有拖沓的脚步声响起,今晚负责守夜的刘婆子,粗哑苍老的声音伴着门扉开启的吱嘎声音传了出来:“谁呀?哦,是翠衣姑娘啊!这么晚了,您这是……”

“那院里又唱起来了,姨娘怕打扰老夫人休息,让我过去劝一劝。”

“哟,还真是的。”刘婆子侧耳细听了一下,咂吧着嘴说道,“这大半夜的,那位也不嫌冷。您看,是不是我点盏灯笼送您过去?”

“这就不必了,也不是很远,这么亮的月亮照着,我还能在府里走丢了不成?大冷天的,您就别跟我去挨冻吃冷风了,踏踏实实回去睡吧!只是门不要上闩,虚掩上就好,等会儿我回来自然会把门上闩落锁的。”

“那敢情好,老婆子知道姑娘是个心善的,就是麻烦翠衣姑娘了!说来也奇怪,那位也就听您劝!”刘婆子一边说话,一边从腰间摸出了钥匙,打开了院门上的黄铜大锁,抬起门闩,殷勤地为翠衣推开了院门。

“可不敢当您老的夸奖,不过是她还记得我打小就服侍她罢了!”对刘婆子微微颌首致谢,翠衣便出了院子,沿着青石小路往西北去了。

刘婆子直看着翠衣远远的去了,方才带上了院门,让它虚掩着,径自回去倒座房脱了衣服睡下了。

正房里,红沙姨娘一直竖着耳朵听到刘婆子进屋去了,才揭下身上的小袄,盖好棉被躺了下去。脑海中不知怎么,想起了凤翔侯给女儿的陪嫁中,那个据说是已故太皇太后赏赐给侯夫人的,有五层格子的妆奁。箱体是上好的金丝楠木所制,上面刻着花开并蒂的吉祥图案。

红沙亲眼见到凤翔侯夫人高氏,亲手往里面装了太皇太后所赐一对富贵花开白玉如意,一套赤金点翠头面,穆宗皇帝所赐的一对碧玉鸳鸯佩,还有……后来夫人看见自己一直站在旁边奉茶,便找了借口,将自己驱离了正房,只她和小姐荣氏二人在内,不知后来又装进去了多少金玉珠宝,首饰头面和压箱银子。

可惜妆奁是用九环字码黄铜大锁牢牢锁住的,枉她红沙自诩聪明伶俐,自两个月前,老爷吩咐人将妆奁抬到她住的西厢房,直到现在,她也没能将锁打开。若是用铁锤硬砸,又怕伤了里面的宝贝。那金丝楠木又坚韧异常,普通撬棍根本奈何不得。何况那妆奁本身也价值不菲,损坏了也着实可惜!老爷可是说过,只要她以后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,就扶她做个如夫人。这妆奁,以后都是她孩子的,也就是她的!一想到这里,红沙的心头甜得如浸在蜜中一般。

小说《荣华谱》 第一章,弃妇?小样,欺负谁呢?!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言情小说
  2. 民国小说
  3. 架空小说
  4. 历史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